区块链焦虑综合症怎么破?

9财经和《浙江理财》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 | 苏陌 罗家恒

版面秀:

A3.png


“我没有做错什么,怎么就要被时代抛弃了?”

杭州的气温一天天地升起来,赶路的人热出一身汗。

陈洁是一家连锁旅行社的负责人,这一天她刚给员工开完早会就匆忙赶到了杭州洲际酒店。这里正举行“2018全球区块链高峰论坛”。

陈洁匆忙赶来也是有原因的,她和很多的“链圈外围人士”一样,听着大家都在说区块链,好像接触了的人都收益颇丰,产生一种如果自己不接触就要被抛弃了的想法。

这种焦虑随着区块链的火热,在已经接触、准备接触的人群中蔓延开来……


区块链的爆红


昨天我们还在讨论AI,讨论人工智能,怎么好似突然间,大家都开始讲区块链了?

区块链的迅速爆红还要讲到一群失眠的人。

2018年2月11日的凌晨3点,SEEU&QYGAME的CEO玉红和一群不睡觉的圈内人深夜聊区块链到起劲儿处,众人一拍即合,建了一个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的微信群,群中大咖云集,几乎囊括了链圈的所有知名人物。

6天后,恰逢农历年初二,Qtum量子链帅初担任轮值群主,引燃了群里大佬对区块链的讨论。时至今日,“3点钟无眠区块链”仍然被圈内人追捧,各种以“3点钟无眠”为名的社群跟风建立,很多新进入圈子的人都以能加入它为荣。

就这样,区块链这个被誉为“未来人类信任的基石”的技术,以我们想象不到的速度占据了2018年第一个风口,从普通人到创业者、到投资人、到学者,再到明星大佬,无不在不眠不休地关注和讨论,应了“3点钟无眠”的状态。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技术模型还不足以引起如此之高的热度,首先引发焦虑的是它在金融行业的应用。

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被称为现有阶段最成功的区块链应用,它也是最早最知名的加密数字资产。比特币最高点时突破2万美元,涨了近2200万倍,也因为这个神话,让区块链金融迅速进入人类视野。

比特币运用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与大多数货币不同,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比特币经济使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用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并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P2P的去中心化特性与算法本身可以确保无法通过大量制造比特币来人为操控币值。基于密码学的设计可以使比特币只能被真实的拥有者转移或支付。这同样确保了货币所有权与流通交易的匿名性。

这在以往是无法想象的。

比莱资本创始人曾林钏在谈到区块链对普通民众的吸引力时表示,区块链跟大数据、人工智能一样,是非常伟大的一项技术,但是普通民众对区块链的关注程度之高却令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望尘莫及,这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就是Token(即通证)和分布式账本的存在。每个人都热衷于关心自己的财富,区块链提供了分布式财富储存制造,这个吸引力是巨大的。

QQ截图20180817172916.png 


焦虑的多方


区块链金融让一批人先富了起来。

陈洁在5月接待过一个报名豪华旅游的客户,90后,据说身家已经8位数了。

陈洁通过谈话发现,小伙子普通家庭出身,进入区块链行业2年。就这些信息足以让陈洁震惊并产生一定要了解区块链的念头。

我们经常听到某某因为区块链一夜暴富,区块链让很多没有资源没有权力没有关系的人逆袭了。在媒体的鼓吹下,这好像是普通民众突破阶层的唯一机会。

更多的普通民众在这种情况下进场了。

但本身对区块链了解不深,也搞不清楚应该怎么用区块链才能让自己也暴富,他们因此焦虑不已。

焦虑的人群中不乏创业者的身影。

“链圈一日,人间一年”的说法在创业者中广为流传,“时间就是金钱”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能把握住这个风口,项目的变现能力可能会产生倍增效应,因此很多创业者纷纷加入了区块链试水大军。有些行业和区块链的特性相符,区块链的出现让他们找到了更便捷的实施方法,因此在这条路上走得十分顺遂,但也有一部分还没搞清楚区块链和自己行业关系的人急于抓住风口,只得想尽办法把自己的项目方向往区块链上靠,这反而让自己的处境尴尬。

善于抓住风口的投资人也不轻松。

投资人这个群体往往资产过亿、叱咤风云多年,嗅觉也更敏锐。因而,部分传统的主流投资机构早早就开始区块链投资。IDG资本、红杉资本中国、英诺天使基金、真格基金这几家主流投资机构涉足较早,IDG资本早在2012年就开始布局区块链,在国内投资了比特大陆、平安集团旗下的金融壹账通、水滴公司等。英诺天使基金投资了网录科技、算力回收RNNC项目、一本区块链以及区块链投资学院等;真格基金投资了币世界、EcomChain等。

有风投业内人士表示,热衷区块链投资主要原因在于区块链项目风险投资的资金可以通过Token实现快速退出,而以往传统风投项目必须经历数轮融资,最终被收购或上市后才有可能实现最终的退出,这期间往往长达数年甚至更长。

传统创业公司原来需要10年才可以完成的事情,在区块链创业公司却可以在几周以内完成,这让没有抓住先机的投资人焦虑不安。

还有容易被忽视的焦虑一方——地方政府。

区块链及它背后的价值互联网时代,不仅吸引着普通民众、创业者和投资人,也吸引着各级地方政府。不少省市纷纷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希望能成为“区块链之都”。在他们看来,谁拿下了这块高地,谁也许就能迎来发展的春天。

这对二三线城市尤为重要。但在大同小异的政策出台背后,地方政府应该怎么把握这个机遇才能让区块链实现稳定并且带来价值最大化,还是在探索中。

没人否认区块链技术的革命性和颠覆性,但眼下,加密数字资产的疯涨,以及各种利用区块链概念的投机行为,让这个大有前景的技术呈现出严重泡沫化的景象。

圈内圈外的人更焦虑了。解药在哪里?

QQ截图20180817173053.png 


区块链将普及,但不是万能


一项伟大的技术出现之后,都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从最初的反对和极其不认同,到受到越来越多人疯狂追捧和推动,再到慢慢用理性和客观的态度对待。这是一个极其合乎常规的逻辑和过程。就像互联网刚兴起之际,也是经历了反对—追捧—理性这样一个过程。

区块链技术与商业化资深学者、长江商学院会计学副教授张维宁曾经提到,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和互联网刚兴起的1993-1994年很相似。

“那时候最大的问题是出现了互联网这个新事物,大家不怎么懂,都觉得这东西什么都能干。1994年的互联网是什么状态?是一个无法快速传输图片的互联网机制。在这样的基础设施下,我们要做商业模式的探讨,听起来都不太靠谱的样子。毕竟,那时候的互联网连图片和语音都发不了。现在区块链所处的阶段,还不如那个时候的互联网成熟。”

很多产业的人看见区块链技术这么火热,似乎每一个行业都在引进区块链技术,心就慌了,也想着怎么引入区块链技术,“其实这是多余的烦恼。”张维宁在2018全球区块链高峰论坛上带来了这样一剂解药。他分析到,分辨一个区块链项目的真假,只需要分析这个项目是否需要区块链技术,根据区块链的特性,它是为了建立多个体之间的、分布式的、不可篡改的信任账本的技术,这个项目是否需要账本,是否存在多方参与,是否存在可信三方,参与方是否可信。只有满足其中某项或某几项的条件,才存在需要区块链的可能。

对于创业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审视标准。创业者可以根据需求决定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

但,区块链越来越普及是趋势。

张维宁以零售为例子:“在网购出现前,商户是孤立的,他们只能服务本城市甚至本街道的顾客,顾客是孤立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只能购买本城市的甚至本街道的商品。在这种状态下,商户苦于营业额增长(换繁华地段)、业务扩展(开分店) 的成本非常昂贵。网购出现后,商户可以把商品卖到全国甚至全世界,顾客可以购买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商品,但同时这种形式也有很多问题:平台运营成本分摊到商户和顾客身上,陌生的商户和顾客间互不信任,顾客隐私被轻易泄露。而当区块链技术成熟应用到网购时,中心平台的运营成本没有了,商户和顾客间的信任建立起来了,顾客的隐私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这种螺旋上升的趋势也证明,区块链必将普及。”

这是张维宁带来的第二剂定心药。

据此,保持高位的学习状态,了解区块链的技术概念、运行的逻辑,尝试用最简单的逻辑和比喻去理解它,建立自己完整的区块链投资逻辑,不管能不能“All in”区块链,无论是对个人或者项目都是一种提升。

 

10000000000元助推行业发展


QQ截图20180817174159.png

说到区块链的发展,不得不提两个人——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和“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一个是投资大牛,一个是链圈大咖;一个是全球第二大矿机企业的重要投资人,一个是有名的公链重要投资人;一个冷静沉稳,一个饱含激情。我们常说,理想的搭档就是这个样子。

两人联手要搞大事情。他们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雄岸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

雄岸区块链创新基金总规模100亿元,分为10期,每期10亿元,由雄岸基金管理公司管理。雄岸基金管理公司由暾澜资本和硬币资本共同管理(目前李笑来已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雄岸基金总额的30%来源于杭州市政府引导资金,70%向社会合格机构投资者公开募集。据姚勇杰透露,符合条件的机构投资者报名非常踊跃,截至2018年6月8日,已经收到超过700个项目的报名申请。

而早在今年年初,两人在灵隐寺以西的永福寺见面时就为雄岸定了目标:做区块链领域的高盛。

雄岸英文名“Grand Shores Capital”,简称GS,恰好是国际知名投行高盛的拼音首字母。姚勇杰回忆,在两人畅谈百亿基金未来时,庙宇门柱上一副对联映入眼帘,“独坐大雄法身不动作狮子吼,同登觉岸应化无穷出海潮音”,每一句第四个字“雄”和“岸”组合在一起,成为这支百亿基金的正式名字。

“雄岸基金不仅为区块链创新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与创业者共同参与到区块链行业中,帮助早期的公司明确发展方向,培育区块链技术,推动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革。”姚勇杰称。

眼下的区块链尚未存在真正杀手级应用,区块链还有很多瓶颈尚待突破。这也意味着区块链世界中有着巨大的空白等待着拥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与创业者去填补——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应用。姚勇杰在主旨演讲中类比,在互联网时代中成就了

英特尔、甲骨文、微软等巨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了高通、苹果、微信这样的大公司,区块链时代终将会出现属于这个时代的伟大企业,不要急,机会都有。

这是姚勇杰开的解药。

QQ截图20180817173636.png

 

不要沉迷暴富神话


区块链的世界里并不缺少一夜暴富的神话,许多概念沾链必火,这让很多普通民众、创业者感到焦虑的原因也同样困扰真正信仰区块链的人,这一群人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热爱超过对其带来的金融效应的热爱,这是一群最不愿意看到疯狂的乱象捧杀区块链未来的人。而他们也在发出理性的声音,希望大家能认识到:区块链不是完美的,也不是万能的。

而在李笑来看来,区块链不是颠覆性的,是补充性的。“我们要慎用‘颠覆性’这个词,在互联网来了之后,我们说这是颠覆性的技术,移动互联网来临后,又有很多人在鼓吹‘颠覆性’,而实际上,互联网也好,移动互联网也好,它们的颠覆性是很少的,只是在信息传输、支付手段上有限的颠覆,而厂家依然在生产,商家依然在销售、推广,只不过换了个场景。区块链技术也是如此,我认为它更多的是一种辅助性的、补充性的技术,不会因为数字加密资产的出现就把政府发行的货币颠覆了。纸币出现已经快一千年了,但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把黄金的货币功能颠覆掉。正如网购辅助了商品交易,而不是把商品交易颠覆了,所以无论是什么行业,只需在合适的时机引入最新技术,而并不需要担心被颠覆。”

参与一个时代的变革,是财富很难买到的。对区块链的人来说,它对社会的价值比暴富神话更有吸引力。

根据交易平台“非小号”的数据,2018年6月,全球所有加密的货币市值为1.8万亿元人民币。要知道,当年中国4万亿元救市也没有直接让很多人富起来,相比之下,1.8万亿人民币的资金放到全球,可想而知能以此“一夜暴富”的人就更少了。不如踏踏实实地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实际的项目中,这样才能真正长久获利。

李笑来说,在他靠比特币富有后,他并没有得意自满,而是依然四处奔波,帮扶区块链项目。他解释自己的奔波:在创造历史面前,金钱不足挂齿。我们应该脚踏实地参与这个历史的创造,而不去追求虚无缥缈的一夜暴富。

“这是个好人赚钱的时代。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不用做坏事就能富裕。当然现在还有不和谐因素,但是我们有将这个社会变得更和谐的欲望,让好人更容易挣钱、坏人更难挣钱,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的记录功能就能协助我们达成这一目的,所以目前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在这个大环境下,我们可以放手去从事区块链产业的尝试,在未来,区块链也将成为一项构建更善意社会环境的推手。”

李笑来开出的这一副解药需要细细品。